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商务信息 > 法律之窗 > 正文

媒介居间合同是否履行的认定

作者:hphcc 来源: 日期:2012-12-5 16:37:56 人气: 标签:

 

      案情

      1998年5月28日,永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鼎集团)与福建前沿通讯广播电视技术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沿公司)签订一份居间合同,约定由前沿公司向永鼎集团提供媒介服务,双方共同参与全国广电光缆干线福建段工程光缆的供货商务活动,共同与需方进行商务谈判,按谈判达成的一致意见,永鼎集团直接与需方签订合同,提供一份正式合同给前沿广电公司,并约定了中介费及其结算方式。同年10月30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广播影视信息网络中心(以下简称网络中心)与江苏永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鼎股份,永鼎集团系永鼎股份的主要股东)签订销售合同,并在其后实际履行。前沿公司因此向永鼎集团追讨居间报酬,永鼎集团认为前沿广电公司未按照居间合同的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拒绝支付。前沿公司起诉要求永鼎集团支付居间服务费2518949元,利息689162元,违约金48万元;永鼎股份承担连带责任。

      裁判

      江苏省苏州市中院一审认为,前沿公司提供的核心证据是时任网络中心副主任马明所作的公证证言,该证言为马明在庭审中当庭修正。马明当庭所作的证言中虽然也承认原福建广电厅厅长带着前沿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兰馨和永鼎的两人到过其办公室,但马明同时也明确这没有用,网络中心与永鼎签订供货合同与前沿公司完全无关。因此,前沿公司的证据并不能证明永鼎股份与网络中心的供货合同是其居间行为促成的。该院一审判决:驳回前沿公司的诉讼请求。前沿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江苏省高院二审认为,据永鼎集团与前沿公司所签订的有效居间合同,及马明在一审中确认“1998年5月左右陈贵钦带着胡兰馨和永鼎的两人来找过我”,有理由相信供货业务的达成是前沿广电公司提供居间服务的结果。二审判决:撤销原判;永鼎集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前沿广电公司支付居间服务费2518949元并按标准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等;永鼎股份承担连带责任;驳回前沿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永鼎集团不服,申请再审。江苏省高院再审认为,马明的证言虽确认陈贵钦带着胡兰馨和永鼎的两人找过他,但马明的证言和他人证言同时证明供货商的选定是选型入围,依靠供货商的条件最终确认,而非某单位推荐或媒介可促成,且在前沿公司之前,另有其他单位推荐过永鼎,但推荐并不能对合同签订起到决定性作用。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前沿广电公司“引荐”行为与网络中心和永鼎股份之间购销合同的订立有充分与必然的因果关系,网络中心与永鼎股份光缆业务的达成并非前电公司引荐行为所促成。但应对前沿广电公司付出的劳务和支出的必要费用酌情予以补偿。法院判决:撤销一、二审判决;永鼎集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前沿公司50万元;永鼎股份承担连带责任;驳回前沿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居间合同分为报告居间和媒介居间。本案居间合同中已明确具体与永鼎集团订立供货合同的相对人和业务内容,可见前沿广电公司与永鼎集团之间的居间合同并非报告订约机会的报告居间,而系为订约媒介的媒介居间。
      综合本案证据和事实,不止一个单位推荐过永鼎,且前沿公司并非第一家推荐的单位,但推荐并不能对合同签订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否则在前沿广电公司之前其他单位的推荐已有可能成事,永鼎集团即无需与前沿广电公司再行签订居间合同。
      该居间合同约定,双方共同与需方进行商务谈判。可见,永鼎集团与前沿公司订立合同的本意并非仅需推荐,而是希望前沿公司发挥促使合同成就的媒介作用。前沿公司应当依据合同的约定忠实尽力地参与将来可能订约的当事人双方的谈判,排除双方所持的不同意见,对双方之间所存障碍,加以说合和克服。然而前沿公司所提供的证据现仅能确认陈贵钦曾带着胡兰馨与永鼎两人找过马明,并无进一步证据证明其在永鼎集团或永鼎股份与网络中心间进行积极的说合和斡旋,并促成双方达成交易。前沿公司在引荐后再无作为,未能履行居间合同所要求的居间义务。依前沿公司抗辩,永鼎未通知其参与谈判。作为居间人,本身应与第三人有更密切的关系,对委托人和第三人的关系应能起到一定的媒介、协调和掌控能力。从没有永鼎通知,前沿公司即无从参与谈判的实际情况来看,一方面说明前沿公司对购销合同订立并未进行有效居间,另一方面说明,永鼎股份无需前沿公司居间,亦能自行与网络中心订立合同。综上,前沿公司现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引荐”行为与购销合同的订立有充分与必然的因果关系。

      居间人未促成合同成立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从居间合同本身性质分析,居间活动有着二重性,它可以促成交易,繁荣市场,有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但如果处理不当,也可能会干扰正常经济秩序,造成社会经济秩序混乱,败坏社会风气。合法、正当的居间活动和居间报酬,应以居间人付出的劳动和承担的风险为基础并与之相适应,而仅凭“引荐”行为即主张居间行为成立并据以要求巨额报酬的情形,应从公序良俗的角度从严审查,不能随意批以合法外衣,通过人民法院审理加以确认和合法化。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www.2013am.com